首頁 > 媒體素養教育 > 希望哲學專欄

 

 

 

 

(點選標題連結閱讀內文)

 


教育的希望工程


人文藝術培養同情心


喜悅與希望


搬有運無的企業社會責任


寬容與實踐的智慧


寶可夢的狂潮與省思


因慈悲而生的希望


懷抱希望 改變在即


弘法與傳道的精神


希望哲學的實踐:員工協助方案中的關懷員


以感恩化解憂苦


電子海洛因與桌遊


教育能創造美好的希望嗎

 

對得起神明的宗教慈善


在落地之處開花


熱情中蘊藏希望


適當的小確幸


台灣的義工精神

 

找回信任的希望


民主:學習與他人共同生活


小確幸與哲思

 

親身臨在的關懷

 

徹底省思社會罪惡才有希望

 

用愛灌溉希望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還有一線希望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文/ 張英陣教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重拾窮人的希望

 

    當前全世界還有一半的人口過著赤貧的生活,他們每天林林總總的開支沒有超過美金2.5元。試想

我們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每天不超過新台幣約80元或人民幣約15元,那我們要如何生活?生活

在貧窮狀態下的人存在於台灣、大陸與世界各個角落,雖然窮人為數眾多但卻是最沒有聲音的一群人

,窮人每天謀生不易,更難得有人為他們代言。尤其最近這幾年,全球都面臨貧富懸殊的問題,貧窮

已經不是窮人個人的問題,而是資源與權力分配不均的問題。我們很慶幸新任的天主教教宗再度關注

貧窮的議題,希望為窮人重拾起生命的希望。

 

 

    雖然台灣與大陸的天主教教徒人數不多,多數的我們對天主教的認識也是有限,但是3月19日天主

教第266任教宗方濟的就職大典絕對是國際新聞的焦點。新任的教宗給自己取名為「方濟」就是想效

法聖方濟的精神,聖方濟是13世紀義大利的一位天主教聖人,聖方濟出生於富裕的家庭,可是他卻選

擇與窮人一起生活並為窮人服務。我們從新任教宗方濟的名字就可看出他對貧窮議題的關切,而且他

在初次以教宗身分與媒體會面時,就揭示想建立一個貧窮的教會來為窮人服務。

 

 

    事實上,窮人的教會在天主教的理念中並不算是一個新穎的概念,從耶穌基督開始傳福音到教會的

建立,向來都是關心窮人、與窮人站在一起。窮人的教會強調教會應該過著清貧的生活,而我們每個

人也應該追求精神的貧窮。精神的貧窮並不是說我們要過沒有靈性的生活,而是我們要懂得放空自己

、覺得自己心靈匱乏,讓神的愛與寬恕可以進到我們的內心。另一方面,窮人的教會強調,教會應該

與窮人與受壓迫者站在一起,共同挑戰社會的不公義。

 

 

    許多窮人會自嘆命運不好,對未來缺乏希望。近幾年來,世界各國貧富懸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,貧

窮已不單純是個人與家庭的經濟問題,更嚴重的是背後的資源與權力分配不均、貪汙腐敗、剝削等不

公義的問題。世界上有許多的小女孩因家境貧窮而無法接受教育,陷入不斷的貧窮循環;也有許多貧

窮家庭的子女淪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,陷於絕望的生活情境。雖然在不少地方仍有一些人秉持這道德

勇氣為窮人追求公義而遭受迫害而犧牲性命,所幸我們的環境尚不致於為窮人服務而遭遇不幸。我們

要的是:多一點慈悲與慷慨、多一點實際的關懷行動就能為窮人再度燃起希望。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企業不只生產商品,更重要的是“生產”人

 

   近日的台灣媒體充滿煙硝味。主要原因於是少數財團不斷地併購台灣的電子與平面媒體,逐漸形成為

一種同時整合垂直與水平的媒體托拉斯集團。這不僅造成閱聽大眾接收資訊之緊縮,更嚴重傷害言論自

由與多元化之環境;進而對民主社會造成嚴重打擊。當財團掌握媒體公器後,就可能利用其資源,排斥

、擠壓持有不同意見的發言空間,甚至赤裸裸地以獵殺的方式攻擊異議者。商業媒體為何需要走上托拉

斯化?是為了要反映社會多元的聲音嗎?還是創造更多的利潤?

 

 

     自從有管理學以來,管理學的最主要目標就是要幫助管理者提升生產力,創造最大利潤。而1980年

代以來的新管理主義,不僅強化傳統科學管理的基礎,更擴大強調市場競爭的機制。新管理主義不僅成

為企業界的管理主流,也深深影響政府的管理與公益慈善團體的經營。由於新管理主義以自由放任的競

爭市場來追求效率與利潤,在這種管理方式之推波助瀾下,全球的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、自然環境劇烈

惡化、政府與民眾的關係變得疏離,甚至對立;最後連公益慈善團體之經營方式也受到單一效率指標的

指引,逐漸喪失其崇高願景與使命。1990年代開始,有些管理學者感受到新管理主義所帶來的弊端,

他們將管理的焦點從生產力轉移到「人」的身上,這些關心「人的福祉」甚於關心「商品」或「企業經

營」之管理學,就被稱為批判管理研究。

 

 

     長期以來,管理的知識(knowledge of management)總是著眼於關注管理者的管理工作

(knowledge for management),而忽略了受雇者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也可以運用管理知識來追求更

正義的生存。諸多批判性的管理研究提供了另類的管理知識,而批判管理理論,則著重於幫助人們從壓

迫、不正義、不公平與疏離感之中解放出來。

 

 

     對批判管理研究的開創有很大貢獻的Mats Alvesson與Hugh Willmott主張,任何組織或企業不只

是在生產有市場價值的服務與產品,更重要的是在「生產」人;這些人指的是員工、顧客與公民。管理

不只是為了管理者,而是必須在管理的過程中,關注並促進員工、顧客與公民的需求、利益、期待、信

念與認同。如果企業產品的行銷造成強化性別刻板印象、物化女性、鼓吹自私與物質主義的生活型態等

,就是值得批判的對象。任何組織或企業不僅提供就業機會,也應承擔失業、汙染、生態浩劫、工作品

質、勞工剝削、利害關係人之社會心理問題等責任。因此,批判管理研究在工作的世界裡不斷地在質問

,組織是在服務甚麼人?資本家、管理者、生產者、顧客、公民,到底誰是主要的服務對象?同時也質

問工作是如何安排的?機器自動化生產、科層運作、還是民主運作?基本上,Alvesson與Willmott並

沒有要以烏托邦式的理念去推翻階級、勞動分工或資本主義體系,而只是想在組織運作中,逐步地消除

社會壓迫與權力的不對等關係,以藉此避免組織中被扭曲的溝通。

 

 

    現代人花在職場上的時間,其實佔據了生活中的絕大部分;但是許多在職場工作的人,不論是在企

業界、政府部門、或公益慈善團體,都經常感到自己與工作的疏離感越來越大。我們真得喜歡在疏離

異化的職場裡工作嗎?批判管理研究者相信組織具有改變的能力,我們也相信如此,而這種信念就是

一種希望。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位單親媽媽的希望

 

    之前我們在這個專欄中提到,希望是當人在面對困境時,仍以堅強的毅力試圖克服困難。同時,我們

也強調這個社會是一個人與人彼此相互依賴的社會。所以,再堅強的人難免遭遇挫折,因而可能失去希

。此時若有他人陪伴與支持,他的希望可能持續存在或加強,而能再勇敢面對生活的困境。在此我們

想介紹一位堅強的單親媽媽,但是她的希望仍有賴於你是否願意給與支持。

 

    兩個星期之前,我參加了一個經濟弱勢家庭脫貧計畫的研習,參與研習的人除了少數的計畫工作人員

之外,大多數是參與計劃的經濟弱勢者。這個脫貧計畫的目標主要鼓勵經濟弱勢者儲蓄並善用貸款,同

也提供理財規劃、微型創業的知能訓練。參與的成員雖然都經濟情況不佳,但也都會撥出時間投入公

益服務。誰說有錢有閒才能參與志願服務,最重要的關鍵在於是否有心關懷他人。我們對於這些經濟弱

勢者願意參與志願服務相當感動,這也再次提醒我們,關懷別人有心最重要,有錢沒錢並不是最重要的

因素。

 

    研習會結束後,我和一位參與脫貧計畫的單親媽媽在會場外的馬路邊聊了好一會兒。她是一位相當

強的單親媽媽,和絕大多數的單親媽媽一樣,必須一肩扛起照顧孩子與維持家庭經濟的責任。她也擔心

自己全心全力投入於做生意賺錢,勢必疏忽了小孩,因此她寧可留些時間陪伴她的孩子。雖然她也得到

社會福利機構的協助,但仍積極參與一些公益團體所舉辦的訓練學習技能、認識市場,希望能開創個小

生意改善家庭生活。她所拿手的產品是奶酪、飲料與幾項小吃,過去這些產品也透過一些公益慈善團體

的義賣與試賣增加了一些收入。但是她深深體會,不能只是靠他人的愛心來維繫她的小生意,所以她也

在市場租了一個攤位,販賣她的產品,可是生意一直沒有太大的起色。她雖然積極參加一些行銷管理、

食品經營管理的課程,可是對她的幫助似乎相當有限。其實,她需要的是一個懂得行銷的人,針對她這

個個案提供個別的協助。

 

    這位單親媽媽真得很辛苦,生意若再沒有起色,我擔心會磨掉她的鬥志,會讓她失去希望。假如你

能力協助這位媽媽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讓她延續她的希望,甚至實現她的夢想。衷心期盼你來點燃這

希望的火把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希望的哲 學與實踐

 

 從患有憂鬱症的人數不斷地增加來看,這確實是一個令人鬱悶的時代。我們絕大多數人都不能像童

故事的結束那麼幸運,「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」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我們不需要更多的物質來滿

足生活,反而迫切需要的是「希望」。當我覺得人生充滿希望時,生命也顯得特別有活力。可是我也

有失望的時候,甚至有時覺得萬念俱灰,就想放棄一切甚麼都不想做。我很慶幸在我周遭環境裡有家

、朋友、以及從事公益的服務對象,經常在我絕望的時候再度燃起我的希望。

 

 希望並不是永遠都生活在快樂幸福當中,美國的教育哲學家杜威認為,希望是在感受絕望之中找尋

服的方法。因此當我們面對眼前的許多困境,很自然地有感到失望,但是並沒有因此而放棄,而是去

出克服困境的方法,這就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希望哲學。希望哲學有兩個要素,一是追求終極的希望,

一個是生活在希望中。所謂終極的希望是讓我們每個人和大自然與所有人建立良好關係,以創造一個

意義的生命。也就是說這不是個人賺大錢、買豪宅、開名車的「特殊希望」,而是一種世俗的社會

希望,例如希望社會變得更和諧、眾生可以平等、弱勢族群能得到適當的保護等。生活在希望當中就

我們擁有這種終極希望,讓人有歸屬感、人生有方向與信念。感恩、智慧心、與豐富當下的經驗是生

在希望中的要素,往後我們會一一來討論這些議題。

 

 希望哲學不是純粹的理論,更是一種生活實踐。未來我們不只要討論哲學議題之外,也要從宗教信

、教育、社會服務等實踐的層面來討論如何生活在希望當中。我希望這是一個屬於拓凱大家族的園地

不論是在台灣或大陸,或是哪一個部門,都期待您能加入生活在希望當中的一分子,與我們分享您的

極希望為何?您如何生活在希望當中?我們不僅希望拓凱的每個人與家屬都充滿生命的意義,更希望

這個善念擴散給許許多多的人。就讓我們一起來經營此希望的哲學與實踐之園地,讓我們都活在希

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希望總是超越現實

 

 八月的一個晚上,我在廣州和一群從事社會工作的朋友討論廣大中國農村的貧窮問題,最後我們還

討論到如何解決如此嚴重的貧窮問題。我憑著生活在台灣的經驗,提出教育是解決貧窮的重要方法,

是絕大多數的大陸朋友卻不以為然,他們不僅不認為教育能解決貧窮,更提出「教育致貧論」。我們

往一來各自論述不同的觀點,假如這是一場辯論,我承認我輸了,我抵擋不了生活在大陸的朋友,以

們在大陸的親身體驗,感受到面對貧窮那種強烈無奈的現實。他們跟我舉了許多的實例,像是許多家

幾乎傾家蕩產讓孩子念書,結果孩子從學校畢業之後還是找不到適當的工作。當晚的對話確實讓我相

挫折,但是在大陸的朋友陪我走回飯店的路上,我還是跟他們表明,我相信教育還是能給貧窮一絲希

。雖然大陸的貧窮的現實讓許多人感到無奈,但是希望總是想要超越現實,如果沒有突破現實的意念

又有何希望?

 

  迫於現實的生活壓力,在孩子國中畢業之後就讓孩子們到工廠當學徒。另一位媽媽的生活也一樣辛

苦,但總是對未來懷抱更大的希望,當鄰居的小孩到工廠上班貼補家用時,她堅持自己的小孩繼續念

書。雖然那時比鄰居的媽媽更辛苦,但是她願意超越現實。可想而知,堅持讓小孩念書的媽媽,她的

孩子們確實在學歷、收入與職業聲望,從世俗的觀點來看確實成就較高。我必須說兩位媽媽都很偉大

,因為她們都在困厄的環境中勇敢的撫養小孩。不過希望的存在總是要超越現實。

 

  現代人的生活經常是迫於現實,也往往在現實當中讓我們無暇考慮未來。二十年前我在做這些貧窮

究時,我就提議要幫助窮人累積財富。當時很多人用一句台語回覆我,「生吃都不夠,哪能留下來曬

。」我確實有被潑冷水的感覺,但是總懷抱著可能的希望。回想起來,我當時確實是不夠現實,可是

的「不夠現實」,現在不都已經實現了。

 

    當代社會積極推廣志願服務,拓凱作為一個善盡社會責任的企業公民,也努力鼓勵同仁參與志願服

。可是許多人被邀請去作志工時,常會說工作忙又要照顧家庭,所以不可能去作志工。下回或許您換

角度看,超越現實吧,希望才會出現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我們最幸福》的省思

 

    去年12月中旬,拓凱教育基金會執行長許雅惠教授借給我一本她所購買的新書,這本書的中文譯名是

《我們最幸福》,是一本描述六名脫北者(逃脫北韓的人)之生命故事。我花了整個週末的時間,讀完

這本390頁的書。隔天(12月19日)上午我和博士班的學生分享了這本書的內容,沒想到當天下午就聽

到北韓政府發布金正日死亡的訊息。接下來幾天,我在電視上看到有關北韓人民哀痛金正日死亡的畫

面,簡直就與該書描述1994年金日成死亡後的景象一模一樣。我事先猜測北韓人民會湧向街頭搥胸頓足

哭號,小孩也要擠出眼淚哭泣。果然不出所料,因為這些場景就如同《我們最幸福》書中所描述的一般。

 

    1948年南、北韓分立,1960年代的北韓經濟情況比南韓還要好,沒想到在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的統

治下,北韓的經濟每況愈下,1990年代饑荒甚至餓死許多人。可是在威權統治下,領導者強力灌輸人民

一種觀念,那就是南韓與中國的人民都生活在「水深火熱」當中,但是由於形同父親的領袖金日成

愛護他們的人民,所以北韓是全世界「最幸福」的國家。正因為北韓政府封鎖世界各國的訊息,所

以多數北韓人民也相信他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。

 

    可是在「最幸福」的國度裡,由於受到高度監視,所以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。再加上政府決策錯誤使

眾沒電可以用,甚至沒有食物吃,只好採野菜與挖樹皮來下鍋。這些事不是古老的事,都是近幾年才

發生的,我相信多數生活在台灣的人,很難相信要過這種生活。少數北韓人冒險的透過各種管道知悉外

界的訊息,特別是鄰近的中國與南韓的情況,他們開始發現他們並不是最幸福的人民,因為南韓與中國

的民眾生活比他們好太多。但是他們不敢對至親好友表達他們的新發現,只能默默設法逃脫北韓這塊長

期認為是最幸福的地方。

 

    我們是不是最幸福不是來自別人如何告訴我們,而是來自於我們的自覺。每個國家對幸福的感覺不同

假使以我們的生活現況比較北韓,我們大概不認為北韓是幸福的國家。然而丹麥與不丹都是世界最幸

福的國家,可是經濟發展卻大不相同。我們在追求甚麼樣的幸福呢?是金錢物質的滿足呢?還是人與人

之間的和諧?正如聖嚴法師所開示的,幸福其實是來自自我的「放下」、煩惱的「消融」,而不是任何

東西的「獲得」,祝願大家都很「幸福」!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從細微處看到希望

 

    許多人總認為要闖出一番豐功偉業才能為人類帶來希望。事實不然,給人們燃起希望來自於我們在日

常生活小地方之中點點滴滴的累積。

 

    過去幾年來,每當年終看到許多企業的尾牙宴動輒耗費百萬、千萬,總是令我感慨萬千。這些企業要

花上百萬聘請演藝人員取悅員工,除了讓部分演藝人員賺滿荷包、讓員工一夜狂歡之外,到底有何意義

?或許是要展示企業的績效,搏媒體版面做為行銷工具吧!

 

    很高興能受邀參加拓凱的尾牙感恩宴,公司同仁的精心設計,除了摸彩、發紅包之外,一樣有表演節

目,但受邀來表演的人沒有媒體上的大明星,表演時也少了台下同仁尖叫喝采的聲音。但是在這個晚宴

過程中讓我有所感動、讓人覺得感恩、讓人感到有希望。

 

    在拓凱尾牙感恩餐會中邀請了惠明盲校、向上基金會及天主教台中慈愛啟智中心等三個團體的學員來

演出,這三個演出團隊的成員是不同類型的身心障礙者。雖然惠明的學生有專業水準的演出,但大抵上

他們都不是專業的表演團體,若你知道這些學員的生活背景,相信你會感動於他們的表演。這些表演者

中,有些身心障礙者幸而有家人照顧,再加上社會福利機構中專業人員與志工的協助教導,讓他們可以

站上舞台盡情表演;而也有一些學員是自幼被家人所遺棄,完全由社會福利機構來照顧。過年了,他們

沒有原生父母的家可以圍爐。拓凱的尾牙宴也算是他們今年多了一餐年夜飯,除夕夜他們還是要留在機

構那個家過年。

 

    拓凱的尾牙在台灣的社會中算不上是一件甚麼大事,因為沒有炫富式的耗資數百萬邀請大明星來表演

,在摸彩的禮品中也沒有千萬獎金或百萬名車,所以也上不了媒體。拓凱的同仁沒有吆喝者要豪華的餐

會與禮品,而是願意讓充滿感恩的尾牙宴中與弱勢團體一起分享。由於拓凱同仁的慷慨讓這些身心障礙

的學員有個溫馨的年夜飯,同仁給予學員的掌聲讓他們得到更多的肯定與自信。拓凱公司對這些團體的

捐贈,讓這些身心障礙的學員在新的一年將會有更新的樂器,以及購買必要的設備設施。或許拓凱大家

庭對這些團體付出的不算很多,但卻足以讓這些身心障礙的學員在新的一年有了新的希望。

 

   其實只要我們願意,從很小的地方,我們就可以給人帶來希望。